高潮爽到爆的喷水女主播视频

<track id="nyqsk"><em id="nyqsk"></em></track>

    <optgroup id="nyqsk"><em id="nyqsk"><del id="nyqsk"></del></em></optgroup>
    <span id="nyqsk"><output id="nyqsk"></output></span>

  • <span id="nyqsk"><sup id="nyqsk"><object id="nyqsk"></object></sup></span>
    行業新聞 Industry News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資訊 > 行業新聞

    “她”從哪里來?| 婦女節

    來源: 作者: 發布日期:2021-03-08 訪問次數:90


    每個初學漢字的小孩都要牢記這個法則,因為這是約定俗成的習慣。

    “她”代表女,“他”代表男,加個“們”字就是一群女人和一群男人,到此為止都很好理解,直到一個小男孩混進了女孩的行列——“她們”被“他們”取代,她們不再是“她們”,因為一個異性的存在,這群女孩被遮掩在那個異性所占有的符號之下。是凡有點好奇心的孩子都忍不住問,為什么?

    在那個初學漢字的階段,追問只會得到一個生銹的回答:這是約定俗成的習慣。

    如果好奇心還沒有為鐵律和背誦所馴服,曾經發問的小孩會慢慢了解到,“他”與“她”的關系并非從來如此。在20世紀以前的白話文中,“他”無所謂男女,及至“五四”運動,新文化界的領袖才提出了諸多從文字上區別男女的方案——有提倡用“她”的,也有提倡用“伊”的,還有人發明了一個奇奇怪怪的“他”……

    “她”字的創生并不完美:這是一個長期被棄用的字形,它的本義與母親有關,發掘它的人只是出于翻譯西方語言的考量,并不如后人所想是為女性獨立之人格而開天辟地,支持它的人從來沒有過性別視角的考量,倒是那些堅決抵制它的人痛斥它有違男女平等的新風尚,一些新式女性也懷疑它又歧視之嫌。但在重重爭議下,“她”字依舊無可爭辯地成為女性解放的文字先鋒,“她”化身魯迅小說里備受苦楚的祥林嫂、諷刺漫畫中嘲弄三從四德的旁白,而那些美好卻受了侮辱、可愛卻遭到破壞的事物,“她”也可以去接納,去言說承載。

    “她”字的使用絕非“約定俗成”之故,中西文化的碰撞、民國年間的婦女解放、左翼文化以及大眾漢語的使用情況都在影響其沉浮?!叭恕眿D女節之際,我們希望通過回望“她”字的歷史來思考當下的一些問題:中國女性意識的崛起有對西方和男性的雙重依賴,女性主義在生長壯大后,要如何與其進行源頭清算?語言文字上的分化,一方面能夠凸顯不同性別的特殊經驗,另一方面或也可通過強烈的等級暗示固化不平等的性別秩序,“他”“她”之分應當如何改進?百年過后,我們是否如上世紀20年代的人一樣,亟需新的表達方式來釋放隱匿的現實、未被正視的能量?

    01 “她”字源起:為翻譯而生,卻在女性解放運動中找到土壤

    想起“五四”時期提倡女性解放,“她”字的發明便常被看作新文化界主張男女平等的結果,畢竟周作人、葉圣陶等“她”字的支持者都曾作文論述女子之獨立人格,“五四”先鋒再從漢字上去凸顯女性也就不奇怪了。但事情并非如此想當然,中國人民大學歷史學教授黃興濤梳理了大量民國時期與“她”字相關的史料后發現,劉半農等人提出使用“她”字,并非出于女性解放的考慮,而是為了解決翻譯問題。

    近代漢語中的第三人稱單數代詞本無男女之別,只用一個“他”字統括。晚清以來,如何在漢語翻譯中精確傳達“he、she、it”的區別,成了一些傳教士及翻譯和出版界人士的苦惱。19世紀末,一位叫郭贊生的讀書人翻譯了英國兒童啟蒙讀物《文法初階》,他用漢字“他、伊、彼”來分別對應“he、she、it”,這比劉半農發明“她”字早了近四十年。

    不過四十年之后,劉半農、周作人討論“她”字的原因還是和郭贊生一樣,對漢語第三人稱代詞沒有性別的區分“狠覺不便”。1918年8月15日,周作人在《新青年》上發表譯作《改革》時自添了兩段說明文字,里面講到劉半農 “想造一個‘她’字,和‘他’字并用”,算是劉半農造字最早的公開。而周作人當時認為,現存的印刷字體里面沒有“她”字,新鑄字模會添許多麻煩,倒不如在現有的“他”字下面注一個“女”字來表示,更為方便。

    可見,不論對劉半農還是周作人來說,造新字是為翻譯之便,采用何種字形更多顧及印刷技術問題,不涉及當時的性別討論,在后來的各種論戰中,“她”字的支持者也是從純語言學、文字學的角度去為之辯護,即便遭受“不利于男女平等”的指責,他們依然著眼于語言學的問題,而非性別的問題。但這些新造字進入使用領域后,內在于其中的性別因素似乎立馬得到了釋放,與當時文學及思想界所倡導的女性解放形成了天然的聯系。

    葉圣陶曾在議論女性地位、批判性別壓迫的文章中熱心地實踐周作人發明的 “他”字。例如說在《女子人格問題》一文中,葉圣陶對女子是否有獨立人格的問題給出了直接肯定的回答,認為女性離不開家庭是受了性別分工的束縛以及大男子主義的種種“熏陶”,文章中凡有指女性的第三人稱代詞處,葉圣陶均采用“他”,而不用當時更為普遍的、男女混用的“他”。今天我們習慣了在各種地方見到“她”,不覺新奇,但在當時來說,葉圣陶無疑通過新奇的字形喚起了人們對女性群體遭遇的關注,也即是長期以來女性在扮演女兒、妻子、母親時共同面臨的煩惱與困擾,一個女性在婚姻與家庭中的不幸不再是她個人的晦氣與福薄,而是所有女性都身負的詛咒。

    “五四”運動爆發后,北京大學哲學系學生康白情在《晨報》上呼吁開女禁時,也運用一個“她”字來反映女性所受的教育區隔。他在文章里回憶了一段自己參加學生聯合會的經歷,當時會場的討論冗長而不能切中要點,是一名叫費興智的女性站起來,用犀利簡明的發言終止了這場尷尬,康白情憶及此處,用一個“她”字凸顯了女性在公共事務上的智慧和力量,倘若沒有“她”字,這名女性的功勞恐怕又要被想當然地算在男性頭上。

    自從劉半農和周作人公開討論第三人稱單數代詞的翻譯問題后,“她”“他”和“伊”等字漸為新文化界人士所采納,魯迅、田漢、俞平伯、茅盾等人都在文學創作中自覺地使用這些代詞來區分男女。黃興濤認為,若沒有“她”字的反復出現,祥林嫂的形象或許也會失色幾分。文學之外,麟心等人創作的諷刺漫畫也使用“她”字來強調三從四德對女性的迫害??傊?,“她”字不因男女平等的觀念而起,卻在上世紀20年代的女性解放運動中激發出了活力。

    02 “她”“伊”之辯:“她”字有性別歧視嗎?

    “她”字在今天作為正規漢字廣泛使用,但這一漢字的接受事實上頗為波折,僅在上世紀20年代,文化界就發生過幾場論戰。這些論戰主要分為兩類,一類是蔡元培等人主張沒有必要在漢語中區分男女第三人稱代詞性別,認為西方語言中陰性、陽性的變化過于復雜,與漢語的特點不相適應;還有一類則圍繞“她”與“伊”哪個更好展開。

    1920年4月3日,一位署名“寒冰”的作者在《新人》月刊上首度向劉半農與“她”字發難,列舉“她”字的種種不合理之處,例如字形古已有之,另表他意,大眾既已習慣“他”字,再啟用生僻字純屬“庸人自擾”云云。而后孫祖基、鄒政堅等人紛紛撰文回應,劉半農本人也參與論戰。往返幾個回合后,寒冰發現自己之前提的那些理由都立不住腳,轉而調整立場,擁護“伊”來打倒“她”。20年代初期,“伊”的使用的確更為廣泛,給寒冰添了不少底氣,但支持“她”者卻有另一個更強力的理由?!渡陥蟆贰俺WR”增刊上的一篇文章是這樣說的:“……況男女皆人也,既提倡男女平等,同用他字,有何不可?”

    在實踐的語境中,帶有女性解放色彩的“她”字被“男女平等”所擊倒,是周作人、葉圣陶等人造字用字時恐怕未能預見的情況。將“人”字旁的“他”留給男性,女性用“女”字旁,是否有暗指女人非人的意思?當時還用“牠”來指代事物,在“他、她、牠”的序列之下,女性豈不是夾在人與物之間?一面提倡打破傳統的男女界限,一面在漢字中強調男女有別,這不是自相矛盾的嗎?據傳,魯迅在1924年4月以前用“伊”字而非“她”字,就是受女界的影響,認為“伊”比“她”更能體現女性之獨立人格。

    要厘清其中一些問題其實很簡單。打破男女界限,說的是打破傳統性別分工帶來的限制與束縛,而強調男女之別,是為了挖掘男性與女性不同的主體經驗,以更好地理解各種性別問題,促進性別平等。許多接受過女權主義教育的人都能很快地辨識出這是個偽命題,但不可回避的是,面對這一系列反問,在理智找到突破口讓我們重新鎮靜下來之前,情緒上的恐慌難以避免?!八弊值浇裉煲才紶柸詴庥鲞@樣的尷尬,或許與近代以來有識之士對“女”字旁的批判有關。

    早在1907年,女性革命運動家何震便于《女子復權論》一文中逐個批判了“婦”“妃”“奴”等字,認為觀字形及其解說,這些字總是以女子為“最賤”。何震寫道:“受系累者,女子也;充貢獻者,女子也,勤力役而操工作者,亦女子也。男子以女子為生財之具,故得女子愈多者,其家愈富?!苯柚鷿h字字形來批判男尊女卑之文化傳統,可以說是20世紀初期中國女權論戰的一項重要策略?!八弊忠l爭議時,便有女教師與學生認為“歷來加‘女’字旁的都不是好的字”,故而“她”字用不得。1934年,“她”字流行,“伊”字式微時,《婦女共鳴》雜志還特意發啟事聲明堅決抵制“侮辱女子非人”的“她”字。

    “她”“伊”之辨,在許多人看來恐怕是無聊的文字游戲,《婦女共鳴》啟事發出后便被譏為忽略真正社會問題的“有閑的玩弄”,“舍本逐末”。時至今日,網絡上的女權主義也依舊被嘲諷為“鍵盤俠”的一種,與實干對立。文字使用究竟是“有閑的玩弄”,還是有其政治意義,當年一位署名“吉竹蔓”的作者已經用“滿洲國”和“偽滿洲國”的區別做出回答。何況,當女性面對的社會現實依舊嚴峻,性別平權議程進步十分微茫之時,輿論更不應該放棄批判。去年,譚維維的新歌《小娟》列舉了18個含貶義的女部字,與女性慘遭親密人士殺害的社會新聞形成可怕的呼應——正是在看似傳統中立、實卻不知反思的厭女文化下,女性才會遭到如此圍獵。

    20世紀初期,不論是維護婦德與妾制的辜鴻銘等舊派,還是主張推倒“吃人”傳統的新派,都曾在女部字上做文章。以專業的眼光來看,雙方對漢字字形的闡釋大多缺乏文字學與史學的嚴謹考證,要么是古板的牽強附會,要么太過粗疏,直接跳入大結論,故而女部字至今沒有得到很好地清算?!芭弊峙詭в械膹娏仪榫w既讓我們警惕父權制的喬裝打扮,但同時也讓“她”字陷入兩難的境地,至今爭議紛紛。

    03 “她”字的勝利:漢語語音、左翼運動與國家聯想

    1923年左右,文化界名人紛紛向“她”字倒戈,連抵制態度最為堅決的周瘦鵑也不得不向“她”妥協。1932年,國民政府教育部推出的《國音常用字匯》及其他一些常用字典都正式收錄了“她”字,30年代各類報刊雜志上使用“她”已經相當普遍。曾經處于劣勢的“她”字是如何得以流行的呢?



    全局浮動內容
    13570880178
    高潮爽到爆的喷水女主播视频
    <track id="nyqsk"><em id="nyqsk"></em></track>

    <optgroup id="nyqsk"><em id="nyqsk"><del id="nyqsk"></del></em></optgroup>
    <span id="nyqsk"><output id="nyqsk"></output></span>

  • <span id="nyqsk"><sup id="nyqsk"><object id="nyqsk"></object></sup></sp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