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潮爽到爆的喷水女主播视频

<track id="nyqsk"><em id="nyqsk"></em></track>

    <optgroup id="nyqsk"><em id="nyqsk"><del id="nyqsk"></del></em></optgroup>
    <span id="nyqsk"><output id="nyqsk"></output></span>

  • <span id="nyqsk"><sup id="nyqsk"><object id="nyqsk"></object></sup></span>
    行業新聞 Industry News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資訊 > 行業新聞

    洛秦著《音樂與文化》導讀

    來源: 作者: 發布日期:2021-01-15 訪問次數:79

      近代以來,我們似乎只知道音樂這東西可以“審美-美育”,后來竟至于連本來是自己家傳的法寶——“娛人-教化”都差不多忘記了,再后來,忽然發現它可以“賣錢”,許多人靠這不能吃不能用的看不見摸不著的“藝術”發了大財,再不要說什么“酬神-祈愿”,“敬天-祀靈”的功能,那簡直就是封建迷信,已經忘到爪哇國了。

      然而,音樂并不就只是供我們審美的對象,美育云云,也只在晚近才進入國家教育體系。追索起來,與留德歸來的教育家蔡元培先生很有關系,當然也與造成蔡先生的學術知識背景的德國有關,對蔡先生美育思想的形成發生作用的主要是那個時代德國哲學的、心理學的和倫理學的影響修海林:1994)??档?/span>(I.kant , 1724-1804)所謂“知--意”的三分系統,把情之所系的藝術創造和美感活動置于求知的理性活動和向善的意志行為之間,藝術與美學遂得與科學和倫理學并列,有了自己在人類知識大系中的合法地位;赫爾巴特(J.F.Herbart , 1776-1841)所謂興趣教育,將審美興趣與其他經驗的、思辨的、同情的、社會的、宗教的幾種興趣并舉,給予了美育活動至高的榮譽,音樂于是成為育人的最善工具,無論中外,哲人賢士都沒有忽視這門聲音藝術的“入人也深、化人也速”的特點。音樂美學或者音樂美育思想出現在18、19世紀,不是偶然的。德、奧音樂思想家們,非常強調音樂與人的情感世界的致密關系,認為音樂是表情的藝術,古典哲學家黑格爾(G.W.F.Hegel, 1770-1831)說音樂具有高度主體性,音樂的領域全落在人的心情之中,音樂針對的只是“完全無對象的內心生活”;浪漫主義音樂家李斯特(F.Liszt , 1881-1886)說只有在音樂里,我們才能憑借溫暖的情感激流擺脫思想的魔鬼,從而舒展布滿皺紋的額頭。雖說19世紀的自律論音樂哲學特別強調音樂形式的價值和意義,社會上還是情感論大行其道,在中國,許多人竟不能理解音樂除了與情感有關還能是什么,音樂除了“審美-美育”一項價值還能有怎樣的社會的、歷史的意義。而無論情感美學還是自律論者,都把音樂看成是完全“自足的藝術”,德國著名的作曲家、同時也是音樂思想家的舒曼(R.A.Schumann , 1810-1856)竟至于說音樂頗似“雙親無名的孤兒”,試想,音樂還能有什么別樣功能?

      當然,即使是在音樂思想最發達的德國,對音樂的認識也絕不僅僅就是所謂情感論美學或自律論思想,18、19世紀的歐洲還因為歷史條件給予的其他因素而產生過非常豐富的人種音樂學和比較音樂學思想,許多早期的音樂人種學資料由殖民地官員、傳教士和學者帶回歐洲,歐洲音樂學過去幾百年里有許多成就與此有關。這些不同的音樂思想、音樂認識和音樂價值觀,自然也不是你死我活的關系,它們是并行的,有時候還是相互關聯、相互促進的。遺憾的是,我們是直到20世紀才知道了那么一點點音樂人種學或者比較音樂學知識,而且其思想在中國還從來不是主流。

      其實在我們自己的傳統里,音樂是有兩個價值系統的:一是民間的價值系統,二是精英的價值系統,也可以按美國人類學家R.雷德菲(Robert Redfield )的看法視為“小傳統”(Little tradition \ Popular culture )與“大傳統”(Great tradition \ Elite culture),前者主要表現為娛人觀,后者主要強調教化觀,好像都沒有形成西歐近兩百年來那樣的以審美理論為核心的音樂思想,當然也沒有產生所謂“音樂的自足論”。在中國,音樂從來不是“自足的”而與宇宙、社會、人生相關;先哲所謂“道不遠人”,那么,作為音樂之道的音樂思想自然也是不會疏遠人和人生的。

      一般人也都知道民間俗語把唱戲、奏樂直呼為“玩意兒”,其實這即是娛人觀思想的形象表述?!稑酚洝匪^“樂者,樂也”一字而兩義,“樂者”,音樂也,“樂也”,快樂也,這并非文字游戲,深隱于漢字符號構形原則之中的是中國獨特的民間音樂思想,音樂并不是什么高妙玄深的東西,不過就是使人快樂的玩意兒罷了。音樂教化觀則是在中國思想史的軸心時代—先秦—就已經成熟了的音樂哲學,古代文化精英的確看到了音樂這東西不同凡響的作用,“移風易俗,莫善于樂”的認識幾乎深入到全社會。先哲設計了一個涉及社會規范和內心秩序的禮樂文化系統,其實也是一個社會控制系統,所謂“禮者別異,樂者和同”,音樂不僅是區別人的文化身份的符號,還是對人民施行政治教化的手段,禮樂外內,身心安頓,豈不是國家、社會的福音?《樂記》說,“德者性之端,樂者德之華”,意思是:德行是人性的高峰,而音樂是品德的花朵,中國人是不會忘記音樂的教化意義的。

      值得我們注意的是,歷史上不僅大傳統可以影響小傳統,民間文化也極大地影響了在朝文化,在一些重要的音樂問題上甚至有非常相近的音樂認識論思想,如它們都認同音樂可以有酬神致福的意義,處廟堂之高或者在鄉野僻壤,你都可以發現與神靈有關的音樂活動。在中國古老的文化意識里,不僅意識到音樂的宗教性超越功能,還對音樂充滿了敬畏之情,“極乎天而播乎地”的音樂簡直有著不可思議的神力!郊廟祭祀、禮樂大典、淫媒靈祈、魚龍漫衍、投足踏歌、葭灰候氣、旋宮應月、五音五倫、一氣二體三類四物五聲六律七音八風九歌……可以說音樂與天地、人生、社會形成了全息性的聯系。比較音樂學柏林學派的大師庫爾特·薩克斯說:“在古代亞細亞高度文化的精神里,所謂音樂的作用決不是純音樂的,而是反映宇宙關系的一面鏡子”云云,就是中國音樂文化相當準確的表述,也是中國哲學中“普遍聯系的世界觀” 的必然結果,筆者曾經引《禮記·月令》來對照中國古代樂理,竟發現原來我們的世界是一個音樂的宇宙,天道、地理、人文都是按照音樂之道來組織的!(羅藝峰:1991)后來更知道了中國古代音樂文化在位置和空間的觀念上,完全也是對應著“易理”而有自己特殊的文化原理。(羅藝峰:1997)而這種音樂的文化恐怕不是“審美-美育”的理論所可能解釋和理解的,正如在世界上許多地方還存在著的巫術性文化和宗教性藝術不能僅僅依靠美學來解釋一樣。東南亞叢林里土著人民常常吹奏的鼻笛音樂,不是為了我們今天所理解的“藝術”和“審美”而創造出來的;熱帶雨林里的音樂治療巫術也決不是音樂的任何藝術思想可以認識;馬來皇族秘不示人的“諾巴”音樂是遠遠超出藝術或音樂定義的東西(羅藝峰:2002)。云南民族音樂獨特的“樂文化”特征,也不是任何審美理論所可以究詰,因為對這些音樂的形態特征的追尋,是對其音樂文化形態內在性質的考察,也是對這些音樂發言者的生存方式的理解,不是或不僅僅是聲音結構的分析,當然也不是西方人熱衷的音響的研究周凱模:2000)。在華夏高文化的文明形態里,作為“有聲之烽火”的古老樂器——“梆子”的文化解釋,就遠遠超出了音樂的或者藝術的范疇,因為,從“文化學”或者“人類學”的角度出發,即使是樂器史家所關注的某些樂器的“形態”、“制式”、“音調”,也大多是與“用法”、“文明內涵”、“文化功能”密切相關的(牛隴菲:1993)。本書所導讀的洛秦博士的著作中,以他的“人類學之眼”觀察到的許多例子同樣是這樣,印度人對音樂中“空寂”的表現,并不是音樂本身的需要或者是什么休止,而是全然哲學的要求,時間和空間在這里完全消失了,音樂進入到“瑜珈”或“涅磐”的境界;美國黑人教堂的宗教禮拜與應答式歌唱活動是互為因果的,禮拜創造了歌唱的機會,歌唱成為禮拜的儀式,“他們的聲音便成為了宗教和文化”;一些街頭音樂家的活動當然也不能簡單地視為審美-教化行為而與更為廣闊的社會文化問題有關。中國古琴的特殊譜式有因人、因情、因境、因曲、因音而異的不確定節奏標記法(洛秦:2001),如果不是從文化的角度去理解,則不可能認識中國傳統音樂的“有控制的自由”,正是在這里,中國音樂表現出與西方人全面控制的音樂觀念極大不同的文化意識。

      一個常常被人們忽略的情況就是:人類早期的音樂、甚至今天的許多民族民間音樂,并不是單單為審美而存在的,它們也不是為了所謂美育而發生,盡管這些音樂不乏美的要素。如果說它們有什么共同的特征的話,那就是:這些音樂與孕育它的社會文化分化程度較低,它們常常并不是今天我們所說的“藝術”。

      人是觀念的動物,觀念決定我們的行為,觀念決定我們的態度,觀念甚至決定了我們音樂價值觀。之所以要在此提及一個世紀來我們津津樂道的“審美-美育”理論的局囿,并非要否定其價值和意義,而是想強調一點,即:我們的現代音樂思想其實主要是建立在18-19世紀歐洲人的音樂情感論美學觀念上的,流風所及,不僅許多人不能理解音樂情感論以外的音樂思想或音樂觀念,甚至不能欣賞古典派或浪漫派的“優美旋律”以外的任何音樂風格!這兩百年里還有許多其他重要音樂思想,如音樂人類學思想、音樂社會學思想、音樂自律論哲學等并沒有對我們發生多大影響,它們還沒有成為社會普遍的音樂意識。而不走出這個僅僅把音樂看成是審美對象的觀念域圍,我們將很難理解音樂的文化性質,更難以理解音樂的人類學思想。

      這里不僅有音樂觀念的差異,更有文化觀念的不同,許多人其實是在完全相異的文化概念上理解同一個問題,在完全錯開的思想層面上爭論對音樂的理解。一個作曲家、音樂史家或音樂美學家從本專業的觀念范疇理解的音樂,與一個民族音樂學家或音樂人類學家從自己的學科觀念出發所理解的音樂難道能夠是一樣的嗎?一個歐洲中心論者與一個民族主義者的音樂價值觀當然也很難統一,“我們西方的”音樂與“他們非西方的”音樂豈可相提并論?一個古典進化論者的“先進”或“落后”的標準,自然難以與現代文化相對論者的價值中立觀一致。

      我們之所以要在前文提及中國和其他地方范圍更廣的音樂文化現象,乃是因為在音樂廳和音樂學院之外,有著更為豐富更為復雜的音樂生活,不僅其音樂形態遠超出學院音樂家們的專業想象,其行為方式和價值立場的多樣性也同樣令人瞠目結舌,我們豈能閉目塞聽、無視其存在!

      問題是:

      人類為什么要制造出這樣豐富的聲音來表達自己的存在?

      人類為什么會有音樂的文化并且這文化是如此差異巨大?

      人類的聲音文化與自己創造的其他類型的文化有何不同?

      人類的音樂思想和音樂觀念為什么常常有著明顯的對立?

      ……

      ……

      在各別的學科視域里,對象可能呈現出各別的樣態、各別的性質;在相異的思想觀念下,對象肯定會有相異的意義、相異的價值;站在不同的文化立場上,對象究竟“是什么?從哪里來?到哪里去?”一定有不同的答案。

      這便不能不關注“音樂與文化”的問題,之所以要在此介紹洛秦博士的著作,其深層原因是:沒有了“音樂”,本學科便沒有了對象;沒有了“文化”,研究者就失去了學術立場;沒有了這兩者的關系,本學科就死定了,那將無話可說。

    全局浮動內容
    13570880178
    高潮爽到爆的喷水女主播视频
    <track id="nyqsk"><em id="nyqsk"></em></track>

    <optgroup id="nyqsk"><em id="nyqsk"><del id="nyqsk"></del></em></optgroup>
    <span id="nyqsk"><output id="nyqsk"></output></span>

  • <span id="nyqsk"><sup id="nyqsk"><object id="nyqsk"></object></sup></span>